黑眼圈的熊猫

咸鱼一条,画风很迷,喻黄不拆不逆
给小红心小蓝手的都是天使
图文请勿私自转载
画技拙劣,故右键暂不开放
做头像或刻章请截图

【喻文州生贺】星如雨(下)

• 2017喻文州生贺

• 表白喻文苏

• 剧情就是逛灯会

• 其实灯会都没怎么逛

• 说白了就是没有剧情

• 喻王黄友情向

• 全职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王杰希这时也看到了两人,把牌子塞回包里,迎了上来。

“久等了,抱歉。”喻文州抱歉地笑了笑,和王杰希握了个手。

“没有,我也刚到没多久。”王杰希说道。

“其实你不用举牌子我们也能一眼找到你的。”黄少天吐槽了一句,把“一眼”咬得格外重,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别这样。”喻文州当然对他有些嚣张的个性深有体会,刚一见面黄少天就开始挑衅人家,眼看着气氛冷了下去,赶忙出来制止了。

“呵呵。”王杰希也只是一笑而过。


三人打车到了微草的训练基地。

快要七点,北京的灯也都点了起来,高楼模模糊糊的笼罩在蓝紫色的天空里。同是一线大城市出身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当然不觉得夜里的霓虹有什么稀奇,也就是黄少天好奇心比较旺盛才一直盯着外面看。

喻文州就更别提了,好奇心也没多少,他于是和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当然实在屏蔽就算没人理也要发挥话唠的光荣精神的背景音的前提下。

他们聊到了各自的战队、训练营的生活、欣赏的选手,后来还提到了一些荣耀以外的话题,什么初中啦家人啦假期啦之类的。出租车停了下来,王杰希付了钱,另外两人从后备箱拿了行李,站在了微草大院的门口。

“就是这儿了。”王杰希说道,掏出门卡刷了一下,“请进吧。”

“所以说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北京……”黄少天一路上都想弄明白这个问题,可惜没人理他,让他有点不爽。平时在训练营他可是群龙之首,怎么突然这两人好像一见如故,就把他晾在一边了呢?

“增进两队之间的友谊。”王杰希回答的足够官方,两个人进来后他把门推上了,“当然,还有研究未来的对手。”

“我靠你这后半句才是重点吧!研究我们?呵我可是深藏不露的你从我身上可是什么信息都获取不了!”黄少天叫道,“我的厉害,你惨死赛场的时候就能体会到了!”

“你们多大了?我七月满十八,下赛季出道。”王杰希根本没理黄少天的嚷嚷,问喻文州。

“我明天十七。”喻文州回答道,然后指了指一个劲跟那儿蹦哒的黄少天,“他比我小正好半岁。”

“明天是你生日?”王杰希惊讶了,这不应该一般要待在家里庆祝吗,怎么接受了他的邀请跑北京来了?

“我不是很喜欢在家里过生日。”喻文州仿佛看穿了他心中所想,笑得有点无奈。

“吊车尾的你真的明天生日?”黄少天也惊讶了。

“是啊。”喻文州点了点头。

“嘿,那你们微草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啊?”黄少天问得有些不怀好意,“蛋糕!蛋糕是不是要买一个?”

只是自己想吃蛋糕吧……喻文州没点破他,就当他是真的关心了。

“行啊。”王杰希答应得到很爽快,“明天庆祝一下。”


他们两个被带到了微草空出来的一间宿舍,把东西放下之后王杰希带他们在训练营转了一圈,正式场地因为战队正在紧张准备明天的比赛,就没有去打扰。三个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天,气氛倒也融洽。

晚上吃过饭,回到住处,一天的旅途奔波让两个人也颇感劳累,就早早地躺下了。

黄少天自顾自地选了上铺,喻文州自然就没跟他争。

第二天早上七点,喻文州的手机闹钟把两人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才几点啊……”黄少天睡眼朦胧,语气竟然是糯糯的,“靠才七点……吊车尾的你还是人吗……”

喻文州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昨天的闹钟忘记关了。“对不起……”他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赶忙定了一个八点的,然后就又睡了过去。

结果八点钟的闹钟响了的时候,黄少天仍然是一副“世界末日了我也不想起床”的德性。喻文州在训练营和他不是一个宿舍,也就不知道他竟然这么赖床,和平日里活力四射的个性完全不符。

“起床了,和王杰希说好的八点半去吃早餐的。”喻文州拍了拍上铺的栏杆,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他不是说之后和你PK的吗。”

想不到黄少天一听到“PK”就精神抖擞地坐了起来: “哈哈,看我狠狠去虐那大小眼!”

一贯冷静的喻文州,此时也不得不扶额。

“哦差点忘了,生日快乐!”黄少天从梯子的最后一格跳下来之后笑着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用粤语说道。

“唔该。”喻文州也笑了。

等他们整顿好下楼的时候,王杰希果然已经在等着他们了。他们去吃了一顿老北京的早餐,被黄少天吐槽说没有早茶的万分之一的好,然后他还用无比同情的眼光看着王杰希。王杰希没跟他一般见识,镇定自若地吃着豆腐脑。弄得帮哪边说话都不是的喻文州略微有些尴尬。

吃完早餐,他们几个回到训练营打了几场PK,喻文州知道这里面肯定会有未来的对手,打的时候也注意观察着。几场赛完,他走到黄少天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竟然有保留实力,不由得有些惊讶。他不是看轻黄少天,只是以自己对他性格的了解,会觉得昨天晚上说的深藏不露就是闹着玩的,到了PK的时候肯定会一个劲地追求胜利。想不到黄少天对于这是对手阵地也记得那么清楚,这不,因为没尽全力已经输了好几场了。

“你们蓝雨不怎么样嘛!”都是些年龄相仿的男孩子,聊了几句就迅速地熟络了起来,有人开始开起了玩笑。

“你们懂什么!”黄少天跳脚,“我这叫保留实力!要是真的火力全开了,打得你们满地找牙,哭都来不及!”

“呵呵想得美!看我这局不把你给打趴下!”又有人叫嚣着。

“来就来,谁怕谁啊!我十分之一的手速都能秒杀你!看剑看剑看剑!”黄少天欣然应战,层出不穷的垃圾话也迅速填满了整个训练室。

一个上午就在挑衅和笑声中过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杰希果然变出了一个蛋糕出来。微草训练营的一众人听到喻文州今天过生日,也都跑过来凑热闹,蛋糕上插了十七根蜡烛,大家一起拍手唱生日快乐歌,起哄让喻文州把许的愿望公之于众。喻文州用老掉牙的“说出来就不灵了”打发众人的好奇心,搞得神神秘秘,黄少天这种好奇心泛滥的人当然死追着不放,却问了好几遍也没问出答案来。

午饭后,王杰希带着他们坐公交去庙会,就算是工作日游人也丝毫不见少,稍有不慎可能就走丢了。

然后喻文州发现,黄少天不只是一个话痨,他还是一个吃货。看到糖葫芦,要吃,看到油茶,要吃,看到烤鱿鱼,也要吃,就连蚵仔煎这种南方小吃都不放过。一路上他倒是没浪费时间在说话上,逛了多久他就吃了多久。

太阳就这样悄然落了山,华灯初上,三人来到了园博园的门口。

广州的灯会元宵节才开门,今天他们可以说是先饱眼福了。

买票进去之后,映入眼帘的除了人,就是点亮了夜幕的灯。各种造型、各种组合,无一不在用光融化着落上去的雪。

“别说还真挺好看的。”黄少天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活像一只迈着轻巧步伐的猫,在每个灯前也就驻足那么一小会儿。

果然和广州的灯会是不一样的风味,喻文州想道,把围巾往上拉了拉。

园博园很大,很快人就变少了,他们穿过各个不同的展区,偶尔吐槽一下灯的造型,也偶尔听黄少天的自拍一张,然后因为根本看不清脸而删除。

灯光洒在他们身上,红的蓝的紫的,各种颜色交织着,像是一层柔和的晕染。走到寂静之处,脚边跟随的影子也温柔起来。

“不会吧还有童话区?”黄少天指着一个南瓜车笑了起来,“诶这不公平啊,我强烈建议弄个荣耀区,像什么索克萨尔一叶知秋大漠孤烟,通通摆上让世人来膜拜!”

“还有王不留行。”王杰希竟然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点名了微草的王牌角色。

“以后还会有我的夜雨声烦!”黄少天摆出了一个极其中二的拔剑的姿势。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充满自信的样子,也不由得笑了笑。

今天,他十七岁了。

距离他击败魏琛,成为内定的队长人选,还有几周。

距离他和黄少天出道,开启蓝雨“剑与诅咒”的双核时代,还有一年零七个月。

距离蓝雨捧起总冠军的奖杯,还有四年零五个月。

距离他担任国家队队长出征世界邀请赛,还有八年零五个月。

属于他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 ( 45 )

© 黑眼圈的熊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