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的熊猫

咸鱼一条,画风很迷,喻黄不拆不逆
给小红心小蓝手的都是天使
图文请勿私自转载
画技拙劣,故右键暂不开放
做头像或刻章请截图

【喻黄】 《雨落下的声音》 第七句 (下) 暂END

※ 博士生喻 x 失语症黄

※ 真·同居日常
※ 暂END,以后有时间可能会继续写……
※ 全职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前文戳我~

———————————————————————

第七句 (下)

“我冲完额,你去?”黄少天又是围着条浴巾就出来了,眼睛里还蒙着一层水雾,短发没擦干,一撮一撮地立着,看起来活像只小刺猬。

“嗯。”喻文州正埋头在客厅整理电脑上的文件,一抬眼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不由得吸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少天,我们现在可是在拍拖了,我不会也没法再一味忍着了。”

“诶!”黄少天感受到喻文州仿佛X光的视线,觉得自己可能和这人住了十年都没真正认识他——这不,才在一起几天啊,就暴露多少隐属性了!

“好了,我去冲凉了。之后还要弄完这套文件,可能会比较晚,你早点休息吧。”喻文州站起身来,走过去拉起黄少天的手把他带到卧室。

“不要……”黄少天一脸不情愿,“才……九点不到。”

黄少天到现在对记数字还比较不擅长,掰着手指头从一默念到八的样子实在又可爱又让人心疼。

“每天九点睡觉,这可是医生说的,作息要规律。”喻文州把睡衣塞到黄少天怀里,看他套上后把扣子扣错,轻笑一声,“也不看看你都困成什么样了。”

黄少天很不争气地打了个哈欠。

喻文州一脸无奈地笑着把黄少天拉过来,替他把扣子重新扣好。

“行了,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去医院。”喻文州盯着黄少天钻进被窝,俯下身来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早唞,少天。”

“早唞。”黄少天含糊不清地说道,一沾枕头就仿佛是在梦呓。

“啪嗒”,灯被关上了,只有广州夜色的星星点点透过窗帘在屋里撒下摇曳的光。

时间一天天过去,黄少天的情况也在一天天好转。

新的赛季已经开始一个多月,公司发出声明,黄少天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继续这赛季的解说工作,引无数迷妹迷弟心碎。毕竟黄少天是荣耀游戏界最受欢迎的解说,再加上之前多年网络直播的基础,粉丝团体之大、之稳定甚至可以和顶尖职业选手比肩,甚至超过他们。每天黄少天微博的私信都会被刷爆,大家都想知道他具体是出了什么事。

黄少天问了公司那边的意思,得知说不说的选择在他,公司“没权利管”——此乃叶修原话。

黄少天左思右想,觉得也该告知广大粉丝了,却不知道在不做解说之后,如何跟粉丝保持互动。

十月初的一天,正好是手术后三个月整,他突然想到可以记录下自己的康复经历,便问喻文州愿不愿意每个月拍一段视频,放到微博上跟粉丝分享自己的情况。

喻文州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欣然同意。黄少天给叶修打了电话表明了自己的意向之后,也得到了支持。

两人翻出压箱底的摄像机和三脚架,黄少天坐在镜头前,喻文州坐在镜头后。

“就……聊天?”黄少天往那儿一坐,倒觉得不自然起来。

“嗯,我开始录了啊。”喻文州按下了快门,“少天,今天是你手术后三个月,我们来拍第一个记录视频。”

“嗨,我是、黄少天。摄像、大哥,是我室友。大家好吗?”黄少天刚才的不自然一扫而光,脸上的笑容很专业,也不愧是上过一年电视的人。

“因为车祸,脑子出血,失语症、现在。”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左脑部位,又做了一个叉的动作,“为、找回,那个、语言,要多说话。想……录下来,和大家、分享。”

“那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今天是几号?”

“十月、那个……七?嗯,十月七号。”黄少天稍微想了一下。

“我们聊聊这几天都做了什么吧。”

“这几天?嗯,我想想……前天、去医院。昨天在家,今天在家。”黄少天做了个鬼脸,“好吧,太无聊。我再想想……”

他还真的托着下巴做沉思状。

“昨天不是出去了吗?”喻文州笑道。

“啊!对啊!”黄少天这才想起来,“昨天去买、新电脑!老的被那个、很坏的东西……害死了。太惨了,文件、都没了……”

“电脑染病毒了是吧?”喻文州被他的用词逗笑了,“为什么染病毒你知道吗?”

“那个……大家别、随便点,那个骗人的……”黄少天又开始想不起词。

“链接。”喻文州提醒他。

“对,念接。不要点。”黄少天痛心疾首,“别手滑。手滑、害死人。我的文件啊……”

“提醒大家,网上不安全的链接不要因为好奇去点,可能会酿成大祸。”喻文州给出一个温馨提示。

“是的。”黄少天哭丧着脸,猛点头道。

“好了,我们不聊这些伤心事了。”喻文州从摄像机后探出头对黄少天笑了一下,“最近有什么计划吗?”

“嗯……假期也、结束,没什么计划?”黄少天回了他一个笑容,又看向镜头,耸了耸肩,“嗯,看情况,开直播吧。但还得、听,那个、医生。我也、不太清楚。我会努力、康复,在游戏见。和大家。”

“最近,治疗很顺利。”黄少天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医生也说、恢复理想,比一般、要快,一般失语症。现在、说话已连贯,很多。大家不用、太担心,我很乐观的!”说着他握拳做出一个“我很强”的动作,下一秒就被自己逗得笑出来。

“哈哈,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每月,录一段。”黄少天对摄像机挥挥手,“感谢摄像大哥——我室友!”

“我是只有声音的摄像大哥,今后请多指教。”喻文州说道,“那么下个月再见。”

“滴”,他按下了停止按钮。

“哈哈,我看看!别把我、拍丑了。”黄少天一个箭步凑上前来。

喻文州正好开着电脑,便把文件导了进去,点击开始播放。

“啊!发型……”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现在的发型的确是很尴尬,头发半长不短,既不是寸头,又没有以前的刘海,怎么梳都梳不出个型来。

“挺可爱的。”喻文州故意点了暂停,还偏偏停在一个特别二的表情上。

“滚,你又来……”黄少天觉得他要怀疑喻文州的审美了,捶了他肩膀一拳。

“我只是实话实说。”喻文州被他捶得一晃,晃回来的时候还故意撞到了黄少天的胳膊上蹭了一下。

“继续看。”黄少天夺过鼠标。

“行,挺好,压一下,我发上去。”看完之后黄少天表示基本满意,和喻文州挤在一把椅子上,登陆了自己的微博账号,把视频给传了上去。

他的微博也有些日子不更了,几分钟之后,私信和评论就被刷爆了。过了一刻钟,黄少天一看,在游戏板块甚至直接窜到了热门。

“反应、这么大?”黄少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微博已经要跟不上刷新节奏了,“怎么回事?”

这时候他的手机也响了,黄少天接起来,按了免提: “喂?”

“黄少!热门话题了!”许博远的声音从听筒里跑了出来。

“对啊!怎么、这样?”黄少天干脆停止了刷新网页,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而且现在不仅在游戏板块,粉丝甚至把它刷到了别的地方的热门……我已经跟叶总说了,他说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有好多人往公司打电话……不过已经在运行紧急处理方法了……”许博远急得话越说越快,和他平日里的形象完全不符。

“热门话题现在都是什么?”喻文州插话道,“我们这边微博主页好像瘫痪了。”

“我看看……‘黄少天失语症’,‘黄少天’,‘夜雨声烦’,‘夜雨声烦隐退’,‘夜雨声烦室友’,等等这最后一个热门话题怎么回事……”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了一下。

“额……那个、控制一下?室友那个。”黄少天趴在桌子上,凑到话筒前面说道。

“嗯,我去看看。”许博远应着,“黄少你先看看评论,引导一下?你最好也跟叶总通一下话。”

“嗯,我知道。”黄少天点点头,“你先忙?我收线了。”

“好的黄少。”

黄少天挂了电话,又看向了喻文州。

“你选几个评论回复,再进一步说明一下情况。”喻文州建议道,又试了一下微博,发现好像堵塞现象有好转,便又往边上挪了挪,好让黄少天有大半个椅子。

“嗯,热评,我看看。”黄少天点开评论区,挑了几个评论做出了回复。每次打完字还让喻文州确认一下,语句通顺了才按下发送。

“看来不该,让你、出声音的。”黄少天皱着眉头,像是自言自语着,“有人问了。不太好,不该出声音。现在、人肉太发达。我有、有些粉……危险。”

喻文州知道他是想起自己的车祸,把他拉到自己怀里,轻抚着他的肩。

“没事。”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我们在一起住了这么长时间了,要想知道有很多渠道,甚至影到相都有可能的。”

“可是……”黄少天撇撇嘴,“你毕竟……”

“都说了没事。”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发,“我的信息网上本来就有,比如在某度。说真的,真想扒你的,应该早就知道了。”

“真的?”黄少天被说服了,把喻文州的手从头顶拽下来握住,“好吧。”

“再说,曝光算什么。我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喻文州嘴角带笑地吻了吻黄少天头侧的疤痕。

“我爱你。”

评论
热度 ( 37 )

© 黑眼圈的熊猫 | Powered by LOFTER